新聞中心
集團要聞
淚目!他臨終前寫下七個字:大大發展轟炸機
  • 來源:中國航空新聞網
  • 發布時間:2019-06-13

劉玉堤,人民空軍第一代飛行員。在抗美援朝戰爭中,被授予一級戰斗英雄稱號。在他的影響下,一家三代多人投身到了捍衛祖國領空的事業中,一起見證著人民空軍與新中國航空工業的發展。

劉玉堤:抗美援朝一級戰斗英雄 擊落擊傷8架敵機

1951年,年輕的中國人民志愿軍空軍,英勇無畏,亮劍長空。在抗美援朝一場空中反擊中,飛行大隊長劉玉堤一戰擊落四架敵機。

微信圖片_20190612091107

空軍一級戰斗英雄 原北京軍區空軍司令員 劉玉堤:

像噴氣式飛機,我們只飛了二三十小時,可我們對手是參加過二次世界大戰的飛行員,都是上千小時的,但是我們為什么敢呢?

可以說新生牛犢不怕虎,天不怕地不怕,打!

對劉玉堤來說,除了勇氣,還有一個多年的執著信念。他1938年參加八路軍,曾多次目睹戰友倒在敵機轟炸之下,那時他就立志將來要開上自己的飛機。

微信圖片_20190612091111

1946年,人民軍隊的第一所航校建立,劉玉堤終于成為人民空軍第一代飛行員。 1951年,部隊奉命入朝,11月23日,敵人組織大規模轟炸,劉玉堤率隊攔截。

空軍一級戰斗英雄 原北京軍區空軍司令員 劉玉堤:

瞄準也來不及了,就對著它屁股開炮了,從后邊一直打到前邊,轟著火了,我也來不及躲開它,從人家火苗子里邊過去了。

微信圖片_20190612091115

回到陸地上空,劉玉堤又單機俯沖,殺進敵人另一個幾十架的大機群,趁著對方隊形大亂,咬住一架敵機,從高空追到低空,打得它起火撞山。在整個抗美援朝戰斗中,劉玉堤共擊落擊傷敵機8架,被授予一級戰斗英雄稱號。

微信圖片_20190612091416

在劉玉堤將軍征戰天空的時代

為支援作戰盡快建設一支強大的空軍,中共中央決定先通過快速提高修理能力和配件制造能力來加速建設航空工業。自此中國航空工業在烽火中誕生,從修到造,從無到有,在這個時期走過了一段艱難的道路。

微信圖片_20190612091125

1956年7月中國試制的第一架殲5在沈陽首飛成功,并于當月通過國家鑒定驗收,中國航空工業跨入噴氣時代。

微信圖片_20190612091131

1959年4月中國第一種超聲速殲擊機殲6甲及其發動機通過國家鑒定驗收投入批生產。

兒子劉飛保:地勤機務 排除過重大飛行隱患

劉飛保,是劉玉堤的第一個孩子,他出生時,父親還在朝鮮戰場。

劉玉堤妻子 賈兆泉:

取這個名有兩個意義,一個是他是飛行員,再一個意義就是飛起來保衛祖國,所以叫飛保。

一個直白的名字,也是軍人情懷的樸素表達。1969年劉飛保入伍,一年后報名參加飛行員選拔,但身體測試卻沒能過關。這時戰備工作十分繁忙,而從不給兒女寫信的劉玉堤,破例給他寫了一封信。

微信圖片_20190612091205

原北京軍區空軍裝備部副部長 劉飛保:

他說你做機務工作,一手托著國家的財產,一手托著飛行員的生命安全,所以你不能出差錯,你在這個崗位上,要認真努力工作。

就這樣,在一身油一身泥的地勤機務崗位,劉飛保工作了四十多年,排除過重大飛行隱患,五次榮立三等功,就像父親所說,托起了戰機的安全,履行了軍人的職責。

微信圖片_20190612091212

微信圖片_20190612091215

在劉飛保保障飛行安全的時代

保衛祖國藍天安全的需求也推動著航空工業的不斷發展,從自行設計飛機的嘗試到大力發展國產飛機,在逆境中堅定前行,在探索中曲折發展,實現從二代機到三代機的跨越。

微信圖片_20190612091647

1969年7月5日中國自行設計的第一架高空高速殲擊機殲8飛機在沈陽首飛成功

微信圖片_20190612091651

1998年3月23日中國獨立自主研制的第三代戰斗機殲10在成都首飛成功。

外孫陳瀏:殲20戰機飛行員 

外孫陳瀏如今已是殲20戰機的飛行員。在他小時候的記憶里,姥爺除了講戰斗故事,就是帶他鍛煉身體。耳聞目染、無聲熏陶,當陳瀏當上飛行員之后,姥爺和老戰友們聊天時流露出的那份得意,讓他一直難忘。

空軍某部飛行大隊長 陳瀏:

他非常自豪,說我孫子接我的班了,在他那代人看來,飛行事業非常崇高。

微信圖片_20190612091243

在陳瀏成為新一代飛行員的時代

邁入新世紀,進入新時期,一代又一代的人投身到保衛祖國藍天事業中,航空工業也迎來了“20時代”,取得了了從三代到四代機的跨越,完成了從中小型向大型的跨越,實現了從陸基到到海基的跨越。

微信圖片_20190612091256

劉玉堤臨終囑托:大大發展轟炸機

2015年2月17日,劉玉堤走完了身經百戰的一生。臨終時,當空軍領導來看望,他用顫抖的手寫下七個字:

大大發展轟炸機

微信圖片_20190612091302

原北京軍區空軍裝備部副部長 劉飛保:

戰斗機是像個盾牌一樣,是守護自己的,而轟炸機像一把利劍,是屬于進攻型的武器,所以一個戰略空軍,一個大國空軍必須要有自己的轟炸機,所以我父親,人民空軍第一代的飛行員對空軍的發展、熱愛,他寫出了他自己的最后的心愿。

微信圖片_20190612091308

鷹和劍,這是劉玉堤晚年研習書法最愛寫的兩個字,也是他一生的精神寫照。一家三代,志在藍天,選擇無悔,傳承不息,這樣的傳承,遠不只是一個家庭的選擇和奮斗,而是整個國家和民族生生不息的前進力量。

买彩票中奖